林坏能够从张月玲的颤抖当中感受到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是什么样的经历能够让一个女人如此的痛苦?

    张月玲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说道:“那些年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两样,一个是他,他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爱过的男人,所以对我来说很重要。另一样是我的事业,因为那是能够证明我是一个独立女性,能够让我活的更有尊严。”

    “可是他把我的两样全都给夺走了!”

    林坏能够想到一个人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都给失去了,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滋味,林坏不会像是有些人那样简简单单的去说没了就没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林坏知道,如果换做是自己,丢了魏其绵和自己的一身功夫,自己也一样会痛不欲生的,其实这两者是有点相似的。

    张月玲说道:“他走了以后,第二天我回家,我就发现我所有的存款、现金全都不见了,甚至包括他唯一给我买的一个首饰,家里面就像是被盗匪给盗过了一样,被洗劫一空,最关键的是,那些存款还包括我的做生意的后续的流动资金,没有了那笔存款,我的生意也经营不下去了。”

    林坏叹了口气,问道:“那个人干的?”

    “是。”张月玲说道,“家里没有被撬锁的痕迹,只能够是他做的,我后来给他打电话,他自己也承认了,他说他现在没钱,而且在外面还欠了一大笔的赌债,之前我毕竟做过他的女朋友,必须要帮他偿还。”

    张月玲在说起这些的时候,眼中全都是怨恨之色。

    林坏也有些鄙夷的道:“这样的男人简直是太可恨了,自己本身就是让女人养着的,最后还出轨,出轨就算了,竟然还把钱都给卷走了。”

    张月玲说道:“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惨,我那时候只能够东拼西凑的到处借钱,算是度过了难关,不过也欠了不少的外债。那一段时间我就是在失恋和被背叛的痛苦当中度过的,一直等过了一年多,我刚刚算是稍微缓过来一些,他又来找我了。”

    林坏问道:“找你复合?”

    “嗯。”张月玲说道,“不过我没同意,因为我听说了一些他的事情,我听说他后来又把之前的那个小三给甩了,然后又找过了好几个,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值得我去付出,当时我想明白了这些,所以我给他拒绝了。”

    “我拒绝他之后,他就开始和我要求,求我看在以前的感情的份上,给他拿一些钱,他说他这一年多在外面借了高利贷去包养小三,我听着是恨的牙痒痒,不过我知道高利贷有多么吓人,所以还是借了他两次钱。等到他第三次来找我的时候,我自己也不太富裕了,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没完没了的填这个无底洞了,所以我没同意。”

    林坏问道:“然后呢?”

    “然后他开始用明抢的,一次次的纠缠我,一次次的殴打我,把我的钱给抢走。”

    林坏问道:“你没报警?”

    “我报警了,可他说他是我男朋友,警察也只能够拘留几天,出来之后,他还会再犯,而且还变本加厉,说是手机里有我的不雅照片,都是和他处对象的时候被他给偷拍的,他要给发到网上去。没办法了,我在他威逼利诱下,只能够一次次把钱搭进去,最后一次他甚至将我的店给搬空了,我的生意也就关门了。”

    林坏听得已经是气得不行了,这样的人就连人渣两个字都不配!

    张月玲笑了笑,道:“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后来我让人杀了他,我就在旁边亲眼看着,他在我面前痛苦的求饶,不过我原谅不了他犯下的过错,我还记得他抛弃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痛苦,那段时间每天都要吃安眠药才能够睡觉,我还记得当我回到家里,看到所有的财产都洗劫而空的时候,我是有多么的悲观,我一个女人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里面孤立无援的生存,却是连一点钱都没有了。我也忘记不了他是如何一次次的对我动手,打得我进医院,就是逼我一次次给他拿钱。”

    林坏道:“这样的男人该死。”

    “确实是该死,所以我现在对男人压根就没有依靠的想法了,如果喜欢的话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谁也别说去照顾谁,谁也别说会对谁负责一辈子。”张月玲笑道,“坏哥,你是一个不一样的男人呢,或许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

    这话其实就有点假了,一个女人都被男人给伤透了心,自己又不是在世潘安,怎么可能一眼就被自己给迷住了?

    林坏笑了笑,没有回答。

    张月玲显然也知道林坏不会信,实际上她自己都不会相信,两个人开始换了个话题,张月玲介绍起了安陵市这座城市有哪里好玩的,哪里好吃的比较多,哪里衣服比较时尚……。

    张月玲毕竟是以前做过生意的,所以她的表达能力很强,和她一起聊天,自始至终都不会冷场,等到一顿饭吃完了,林坏才发觉时间怎么过的如此之快,仿佛没什么感觉就一下子过来了,可见和张月玲聊天还是很愉快的。

    等吃完发之后,张月玲主动付了账,林坏苦笑道:“等到下一次一定要我请客,我可不习惯每一次都是女人买单。”

    张月玲笑道:“我这是地主之谊嘛。”

    林坏似笑非笑的道:“你的意思,我就不是地主了呗?”

    这话如果放在有些大佬的耳朵里面,肯定是听着生气,不过林坏明显是开玩笑才这么说的。

    张月玲看了林坏一眼,也跟着似笑非笑了起来:“坏哥,你的家是在桐城呢,除非你在安陵市在找一个媳妇。”

    林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张月玲果然是很聪明,说话说的滴水不漏,既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而且还让人觉得有道理。

    张月玲问道:“坏哥,你还打算去哪里逛逛?”

    “还是算了吧。”林坏笑着道,“这几天你们大家还全都要忙呢,就不要把时间全都搭在我的身上了,我先回去,你们忙你们的,等到这段时间彻底忙完了,我再好好的到处走走逛逛。”

    “嗯。”张月玲道,“那我先送你回去。”

    “这个可以。”

    林坏坐进了张月玲的车里,林坏和张月玲两个人挨着坐,两个保镖其中一个坐在林坏的另外一边,一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开出去了,张月玲偶尔会不经意的胳膊和林坏的胳膊贴在一起,林坏感受着张月玲的肌肤的柔软和体温,偶尔犹如小鹿乱撞一样,等到从车里走下去了,张月玲关上了车门,对林坏摆了摆手。

    “老大,咱们现在去哪里?”车上的保镖问道。

    张月玲笑了笑道:“先去一趟张科那边吧,这几天我要到处跑一跑,我这个当白纸扇的必须要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啊。”

    那个手下问道:“林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月玲的语气冷了下来,说道:“以后不许直接叫林坏两个字,听明白了么?”

    张月玲的手下被吓了一大跳,慌忙答应了下来。

    “嗯。”见到手下答应下来了,张月玲的表情缓和了一些,然后说道,“帮主这个人看起来是喜好美色,但是这个绝对不是他的弱点,他不是那种在美色的面前而耽误大事的男人,说实话,锤哥的身上还有一些弱点,但是在坏哥的身上,我没看到弱点。”

    那个手下惊讶道:“帮主这么年轻,您就觉得已经这么完美了?”

    “是啊,不知道是谁将帮主给培养出来的。”张月玲有些好奇的感慨道,“行了,帮主的事情不是咱们需要去妄加揣度的,说多了不好。”

    张月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面却是在想着,或许林坏真的可以带着他们走向她以前所不敢去想的高度,她对于林坏也越来越好奇了,虽然嘴里说美色不是林坏的弱点,但是张月玲的心却不停的蠢蠢欲动,内心深处却有一种想法是要去引诱他,尤其是想到今天那一点点的暧昧,想到林坏勉强克制的样子,张月玲的嘴角就不禁浮现起了一丝微笑。

    林坏回到酒店,刀子已经回到了房间,看到林坏从外面回来,刀子也没问林坏是出去做什么了。

    林坏躺在床上,脑海当中不停的去想,接下来应该要派谁到安陵市这边?自己是在这边研究,然后打电话派人过来,还是回去开个会,然后再说?

    林坏正在想着,楚文星忽然打来了电话,林坏把电话接起来,楚文星就在电话里面说道:“坏哥,西门无命回到桐城里面来了,在听说你在安陵市之后,他已经去找你了。”

    “哦,对了,半年之期好像差不多了,是该和他见一面了啊。”林坏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笑意,脑海当中不禁浮现起了当初的那个不可一世的身影。

章节目录

王牌大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梁不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不凡并收藏王牌大高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