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暗。楼天仁没想到刘达成会在这个时候拜访。刘达成没站一会,楼天仁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哎呀呀,刘处长,您怎么来了?”

    “下班路过,顺道过来看看你。这院子的保镖,怎么多了好多新面孔?”

    “保镖吗?还不是像换衣服?人家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一辈子拴在一棵树上呀。刘兄,你说对吗?”

    “楼总说得对,还是楼总的日子过得潇洒。哪像我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整天提心吊胆,连睡觉都担心有人打黑枪。”

    两个人嘻嘻哈哈,一路说笑,就到了楼府后院。后院有一个小花园,花园正中间是一个凉亭。

    凉亭下,摆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茶壶。楼天仁把刘达成引到凉亭下坐下,又叫人摆了一些点心。

    以往,刘达成来楼府,都是被迎到贵宾厅。现在是傍晚,他反倒把自己迎到了后院凉亭。今晚又没有月亮,肯定不是为了赏月。

    刘达成环顾四周,小六子不知去向。管家、佣人都不在。只有他和楼天仁两个人。

    刘达成问:“楼总,听说你府上这两天有些麻烦?”

    被人戳到痛处,心里总是不好受。楼天仁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添堵。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差点害得自己连命都丢了。

    楼天仁长叹口气,颇有些无奈:“不瞒刘兄,我都五十岁的人了,还发什么春梦?听着都让人笑话。前两天为了一个叫玉姬的女人,我和青帮的曹昆发生了争斗,结果死了二十多个。那个曹昆在青帮的势力很小,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请来了那么多高手,一个个枪法如神,身手也十分了得。要不是我逃得快,现在肯定躺在殡仪馆了。”

    刘达成明白了几分,故作惊讶道:“这么严重?楼兄如果不嫌弃,你可以打电话我呀。我手下一百多人,也不是吃干饭的!”

    “岂敢,岂敢呀。你们是公家的人,怎么会为江湖争斗出手呢?说真的,我连想都不敢想。”

    “见外了,你见外了不是?”刘达成举起茶杯,哈哈大笑起来:“我手下那些兄弟,只需要每人发两个大洋,让他们去杀人就像去菜场买菜。不就是一个曹昆吗?我扣他一个抗日分子的帽子,他还想有活路吗?”

    “刘兄所言极是!”

    刘达成悄启“读心术”,得到的是楼天仁满腹的悔恨!胡钧可不是省油的灯,接受了李士群的任务,竟然从楼天仁这里要了二十根金条。

    而刘达成所开的价码,仅两百块大洋。两者相差实在太悬殊。事已至此,哪里还有后悔药?

    探清了虚实,刘达成便起身告辞。胡钧躲在二楼的窗后,把刘达成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楚。

    楼天仁上楼后,拉亮了电灯。

    胡钧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楼总,你认识刘达成?”

    “认识。他的人是巡我这个片区的。没事的时候就会进来喝喝茶,聊聊天。但彼此谈不上很深的交情。”

    楼天仁这是要和刘达成撇清关系,以免胡钧误解。

    胡钧并没往这个方向想,而是阴阴地说道:“这个刘达成,我劝你离他远点。我总是觉得他不对劲,又说不上哪不对劲。楼总,干我们这一行的,往往第六感官特别准。如果我的感觉不错,刘达成应该是军统里的人。他是潜伏在我们内部的一个危险分子。”

    听到这样的话,楼天仁当场吓傻。

    知人知面不知心。反正刘达成从来没有主动索取过财物。这点楼天仁还是挺感激的。而胡钧刚认识就狮子大开口,索要了二十根金条。普通人一辈子也别想赚这么多财富。

    深夜。公共租界曹昆府上。

    曹昆和平武生听完赵长城的汇报,顿时陷入了沉思。平武生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百多人,一个个手持美式冲锋枪,还配了两挺轻机枪。每个人四枚手雷。这么强大的火力,这是战斗部队啊。

    平武生的第一反应就是汪伪或者日本人已经介入纷争!他们这是要以黑吃黑的形式,对军统特工大开杀戒。

    曹昆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远远没有曹大力强。他有的是忠肝义胆,却没有足智多谋。如果楼天仁的那一百多人在黑夜杀来,曹府很可能惨遭灭门。平武生手里的行动队也会被歼灭殆尽。

    平武生深思片刻,觉得自己遇到大麻烦了。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害死了曹昆。如果李士群的人以帮派之争介入,相信公共租界的巡捕房探长会坐“壁上观”。这些鬼佬一个个都很狡猾,他们嘴里说要维护治安,保一方平安。实际上巴不得中国人发生火拼,死一个少一个,多爽。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陈晓凡、杨波,你们随我出去一下。我们去一下巡捕房。”

    詹姆斯探长在他的办公室接待了平武生。

    一见面,平武生就献上一个檀香木的盒子,里面有三十根金条。这些都是组织上拔给行动组的行动经费,他连家底都献出来了。

    詹姆斯丝毫不掩饰他的贪婪,直接打开盒子看了,然后笑纳。

    他问道:“平先生,有什么事我能帮到你吗?”

    平武生微微一笑,直接了当地说道:“我需要你帮我一个朋友。他被黑帮的人盯上了,对方可能要对他下毒手。”

    “哦?有意思。”詹姆斯以他很不标准的汉语拖音卖调地说道:“你们中国人就喜欢窝里斗,斗来斗去,把自己的国家都给斗没了。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商量解决的呢?”

    詹姆斯所言,也不是全无道理。这些年的纷争,国力已衰退到极致,连臣服几千年的小日本都开始张开血盆大嘴,用力地嘶咬着中国这块肥腴的土地。

    平武生不想和詹姆斯谈国事,他只想能够借詹姆斯的手,狠狠地打击一下76号的势力。最好能把他们打痛,下次再也不敢向公共租界伸手。

    “詹姆斯先生,我希望你能帮我朋友度过难关。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行,没问题。你们派一个人过来通风报信。我们的警员会配上最好的武器,逼迫他们住手。最好,还要抓几个活口,让他们尝一尝我们大牢的滋味!”

章节目录

危情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清河先生2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河先生25并收藏危情谍影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