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夏季之始,天地始交,万物并秀,小麦齐穗,扬花上浆。

    这一天,颜老先生走了。

    松柏尚待青,先生已远行。

    临行前,颜老先生当着昌黎先生、横渠先生等人的面,笑着对陆羽说:“本想熬到夏至的......,不过今日也好,至少今年......立夏不旱!”

    颜老先生说完这些话,便又笑着向火殿的方向点了点头,随后便心无旁骛的翻开手中的书稿,细细的读了起来,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他的身影慢慢地化作无数光点随风飘散。

    昌黎先生、横渠先生、酒祝先生、明道先生、玉山先生等人皆着白衣儒服,峨冠博带分立左右。当颜老先生化作光点而去的时候,昌黎先生悲声道:“鸣文道丧钟,行弟子礼,送......先生!”

    于是陆羽第一次见到几位鸿儒跪拜于地,对着颜介老先生的位子行三叩首大礼,竟是如同蒙童初次拜入先生门下入学一般,待到几位先生起身,已是泪满衣衫。

    是日,周山学宫先师阁内数百年未曾发出声响的文道礼钟,轰然鸣响,学宫内三千儒生闻钟而立,面向先师阁的方向跪拜行礼。他们知道,文道丧钟钟鸣,必定是文道一脉有大圣贤辞世,而身处学宫内的他们更是明确的知道,今日是天下共师的颜介颜老夫子驾鹤仙逝了。

    周山学宫的钟鸣牵动起冥冥中的一种天地伟力,于是,常存于九天之上的浩然正气长河轰然垂落入周山学宫的碑林深处、云间书院藏书阁和中州颜家古宅深处,接引着颜老先生随风飘散的光点化为浩然之气融入了正气长河之中,紧接着,中土九州各地的学宫礼钟轰然鸣响。

    当中土九州的鸣响起文道丧钟的时候,天地之间陡然下起了瓢泼的大雨!这大雨原本是血红色,只是受到浩然正气的影响,渐渐的转为一种梅花特有的粉色。中土九州的万民们望着天上的异象,心中突然不可遏制的涌起一股悲痛的感觉,好像有重要的亲人离世一般,久久不能自已。

    圣贤陨落,天地同悲!这是中土九州灵寂期的大神通者陨落之时,独有的异象。即使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知晓颜介老先生的功绩,他为文道教化的付出,他为天下万民的牺牲,他的功德天地可鉴,他的陨落日月同悲。

    这是陆羽第一次亲眼见证身边的人离世,前几日还一起踏青,还在给他科普那种叫“茅嘀咕”的野菜,还在跟他讲述小时候讨饭经历的老先生走了;那个前几日得意的吸吮着软糯的红烧肉并大呼真香,用麦秆吸吮豆浆被烫的哇哇叫,又跑到课堂外用糖果逗弄读书不专心的小稚童的老小孩走了;那个因为一丝异常便毅然血祭石鼓投石问路、以身卫道,掷地有声的说着我们是一群一生只走一条路的读书人,绝不会是任何人手中刀剑的老夫子,那个喜好看书,孜孜不倦,认真批注着陆羽的每一本著作,默默为云间书院背后站台的老夫子真的走了。

    恍惚间,回想起最后几日陪伴颜老先生的时光,陆羽发现原来老先生一直在用一种“从游”的方法对他言传身受。

    书院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

    这是月涵先生的话,其含义浅显易懂,小鱼跟着大鱼游水,耳濡目染,便有所成。

    回想起颜老先生所为,回想起五渔村的栏杆旁,颜老先生慨叹而出的“这世间最美好的火焰便是万家灯火!”,陆羽发自内心的跪拜向颜老先生的座位,叩首为先生送行。

    如果说来到九州之后,虎叔救了他的性命、聂无忌传授了他一身本事,天机三老守护了他的一方安宁,颜老先生给予他的便是一颗灵魂,一颗和中土九中紧密联系,血脉相连的灵魂。直到今日,陆羽对于中土九中,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外来者了。

    颜老先生走后,酒祝先生邀请青弘上人作为见证,当着诸位先生的面,宣读了颜介先生最后的教令:着昌黎先生携带十面文道石鼓,继承颜老先生碑林之主的身份,位比前代文宗,正式坐镇云间书院藏书阁,此后昌黎先生将正式以“百代文宗”的名号接替颜老先生,为云间书院的学术研判批注担当!

    昌黎先生继承碑林之主的身份之后,着横渠先生接掌桃林,为桃林之主,昌黎先生不再兼掌桃林。着明道先生掌《周易》为棂星阁之主,酒祝接掌先师阁,不再兼管棂星阁。

    所有的教令全部宣读完之后,青弘上人一言不发的深深看了一眼藏书阁内的诸人,便转身离去。今日老友离别,他的心中很不好受,所以他准备和青虚老道一起大醉一场。他们这一辈,健在的已经不多了。

    陆羽是在送别酒祝先生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坐镇云间书院的都是颜老先生的文道分身,至于颜老先生的本尊其实始终都是坐镇在周山学宫的碑林深处!与拥有《连山易》的天机山和拥有《归藏易》的唐庭相同,拥有《周易》的周山学宫很早便已经知道中土九州即将有一场大劫难。

    事实上,最善于治世的入仕大儒们,很早便已经借助大案牍术推演、发现了一些细节,加上《连山易》的推算,两相印证,早已坐实了中土九州的这场浩劫亘古未有!

    只是凭借周山学宫的一己之力,始终无法看透最后的一层迷雾,他们只知道浩劫将至,甚至朦胧中能感受到浩劫的危害,但对于浩劫的原因和背后的阴谋,始终如同雾里看花。

    与天机山不同的是,玄机掌教等人想着的只是如何坐镇天机山门,如何在浩劫中稳固天机山的势力和利益边疆,而颜老夫子等人除了坐镇周山学宫以外,还在想着为天下苍生谋一条出路。所以颜老夫子在发现了端倪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的燃烧了自己余生,遁入了史道长河。

    自史道长河回归后的颜老先生,自知命不久也,便将石鼓尽数托付给了昌黎先生,然后又做了种种布置。

    酒祝先生还说,其实《梅花易数》三分本就是周山学宫暗中促成的,让天机山和唐庭同时可以看到一丝天运,周山学宫便可以根据这人间第一大势力和仙门第一大势力的选择以及天运中的预测,进行布局和调整,往年间周山学宫始终紧密的站在唐庭一边,而今次,很显然又到了周山学宫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而这一次,周山学宫已经做出了选择!

章节目录

仙隐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草稿风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稿风纸并收藏仙隐叹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