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景,石泰两人以天色已晚,还需商谈一番合理的比试章程,将比试放在三日后,徐渭带着周观也随之入住到叶府之中。

    三日时日,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晃而过,不过这三日,永安府有着两位高人要斗法比试的消息也不知怎么的就传扬出去。

    一方乃是东南剑宗的高人,更是郭鑫郭大公子新拜的师傅,一方乃是永安府下辖白阳县之中的白云山神,更是地暖之术的创造者,也是庇佑一方的神通广大的有德之士。

    两人的争斗,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凡是酒楼之中,都少不了这等谈资,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封太觉还好,毕竟来历强大,知道他的信息的人不多,而徐渭自白云山而出,一路走来,各种奇异的事迹不断的涌现。

    永安府之人听着一桩桩事迹,顿时对徐渭大事钦佩,心中也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常常拜神者能得到大福报,死后更是能得到庇佑,不会落得孤魂飘摇的下场,这对于大多数的民众都是有着极大的诱惑。

    叶府小湖庭院之中。

    一少年手持寒光在不停的挥舞,化为一团白雪,身形都看不清楚,等到停下,才发下少年早已经是满头大汗,而那寒光更是一柄利剑,比往日更为锋芒毕露。

    徐渭担忧比试会牵扯到周观的身上,未雨绸缪便在这三日*一番,能被他选中,自然也是资质非凡,浓厚的气运滋润之下,周观的普通的命格也不在普通,气运更是有着腾飞的迹象。

    “差不多了,看来你的剑道也已经入门。”

    徐渭点头,还是比较满意,剑修之道,他从封太觉身上参悟不少,也算了解,更为关键的是徐渭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对于剑修也是有着自身的理解,各种剑道理论也是信手拈来,有些悖论,有些则是康庄大道,一番推演,两相比较,传授与周观的剑道也是一条康庄大道。

    “多谢山神。”

    周观感激不已,知道徐渭现身于人前是不喜欢多礼,也没有在矫情。

    “客人来了,你去开门迎接。”

    周观虽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还是老实的去小院门口将门打开,果不其然远处的有人撑着小舟而来。

    小舟前头站立一人,正是叶景,此刻身穿黑金官袍,平添几分威严,亲自前来也是给足徐渭面子。

    撑舟的仆从,步履之间也是章法有度,身上气息隐约与天地交合,周观一看就知道是先天境界的武道高手,进入先天之后,武者就不在紧紧靠着气血逞威风。

    仆从也是叶府的管家,三日前进入叶府,见过一次,名唤叶老,真实姓名不知。

    叶老站在叶景身后半个身为,垂手而立,见着周观,心惊不已,昔日见周观虽有实力,不过就如同一柄未被打磨的剑,而如今剑已经出鞘,锋芒毕露,要将天给捅破。

    至于徐渭,叶老只有四字形容,深不可测,犹如天道一般深远。

    周观浑然不知他此刻的气息在庞然看来如何,离开准备恭迎进去。

    “走吧。”

    还问等叶景踏入,徐渭已经出来,口中淡然道。

    “先生果然爽快,封天师也有石泰前去邀请,此番斗法比试,定然让先生您满意。”叶景胸有成竹,微笑着道。

    徐渭也有些心生好奇,他还没见识过此番世界的斗法,料想叶景也不敢忽悠两位天师境界的高手,要是他们一同发怒,整个永安府都可能被毁灭,不过这样两人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大夏王朝肯定会将两人消灭。

    “昔日第一代西北侯征战西北,大后方就是永安府,特此立下石碑为永安,化为一府之地,内属于西北腹地,确实永安,承平已久。”

    短短三日,耗尽无尽人力,财力,就在永安碑前搭建了一个百丈平台,周围更是各种林立的高台无数,多是看客,不敢打扰,自觉避开一段。

    奇人异士不在少数,达官显贵更是无数,叶景直接调动府兵维持秩序,更有一军,至少三千扎营在外,军营上空,煞气横天,气象非凡,正在严阵以待。

    两人见面,微微点头,都并不言语,徐渭两人的热血也都被这种气氛给跳动,此刻都心无旁骛,尽心竭力的斗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今我石泰奉永安府主叶景之命,特设平天台,以供两位天师高人比试法术。”石泰直接大声朗道,声音如雷贯耳,随风飘散,周围观战者都可清晰听闻,另是震慑,喧哗之声顿时停歇。

    石泰也颇有威名,手下的修行者,异人的人命不在少数,永安府都只石泰铁石道人的名号,心如铁石,手段刚硬,也怕喧哗被惦记上,秋后算账。

    “放演天棋盘。”

    顿时四位先天武道高手,脚步生风,步履稳健,抬着一杯红布盖着的四方大小盘子从远处而来,动作合一,顿时一跃而上百丈平台之上。

    红布掀开,露出一青白玉盘,纵横各四十九道。

    “法器?”

    徐渭诧异的低语了一声,倒是被身旁的叶景听到,于是便解释道:“演天棋盘与一般棋盘不同,乃是有天机宗的高人所制,纵横四十九正是代表着天下,珍贵异常,不弱于一般的法宝。”

    言下之意,估计与无量剑的价值都相差不远。

    “先生对棋道就算没有研究也无任何关系,此棋可不简单,只需落子,便可知晓内里关键。”叶景对于徐渭也不熟悉,虽是他管辖的地方神人,无论来历,还是目的都让他陌生无比,不过有些事情只需大夏龙卫去烦,他只需做好自身,能结交到高人则是更好。

    “土包子。”

    封太觉不屑道,对于演天棋盘也是略有耳闻,修行者之间,棋道也是经常用来谈论,交友,很是普遍,顿时信心百倍,徐渭虽然厉害,毕竟是山疙瘩你们出来的,他此刻就是占据上风。

    高台之上,石泰继续道:“两位高人请入座。”

    信手一点,平台之上多了两个石凳。

    封太觉有心显摆,剑光一裹,别人都未看清楚便已经坐在石凳之上,居高领下,颇为挑衅的看着徐渭。

    徐渭笑而不语,一步一步踏着虚空,缓缓走上高台,也是显得高深莫测。

    “不是肉身实体,就是轻松。”封太觉颇有些酸溜溜的说道,灵体也是十分稀少的存在,而几乎都是异类,他也不知道徐渭究竟是异类学人,还是真的是人。此刻不会将徐渭当做是鬼体,毕竟气机都大为迥异,一则正气磅礴,气息纯净,一则阴气纠缠,气息混杂。

    旁边看台之人也在小声的交谈。

    “原来斗法就是下黑白棋,这么简单,不过是棋盘大了一点,横竖多了一点而已,有什么好看的。”说话那人丝毫没有掩饰他的失望之情。

    “别胡说,既然说是演天棋盘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对极,在下也会一些手段,那棋盘就是一件法器,灵光熠熠,威能非凡,自然不简单。”

    “那里面说,封天师说那白云山神不是肉身实体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呗。”

    “怎么说?”

    “笨蛋,自然不是肉身实体了。”

    “可我看他就是人的模样,难道不是人吗?可是与人一般无二,还挺俊俏的。”

    “别胡说,快看,封天师动了。”

    旁人的交谈虽然徐渭两人都能听清楚,不过谁也没有在意,全凭借着平静的心态应对,徐渭是相信叶景,断然不敢胡乱欺骗与他,否则后果也能相信,既然演天棋盘有着特殊之处,自然就是有的,对于两人绝对公平。

    前世的徐渭也对围棋有些皮毛了解,并不精通,不过对于这种相似的棋类,突兀一见,不会感到陌生罢了。

    “那我就先来了。”

    封太觉伸出右手,手指在虚空轻轻一捏,食指与拇指之间多了一颗黑色的棋子,直接落入棋盘之上。

    黑色棋子全都是有他的心神,道意凝结着天地灵气而成,棋子落入,如同平静的水面落入了落石一般,荡起阵阵波纹。

    原来如此,徐渭也领悟关键之处,同样施为,手捏着白子,随之落入棋盘之中,顿时心神如同来到另外的一片天地,而他就是天,至于另外的一片天就是那封太觉,对他充满着恶意。

    演天棋盘,竟然能演化出一片天地出来,果然厉害,这还是法器,要是法宝的话,那威能该是如何的了得。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惊讶了一番。

    如此宝物,竟然出现在西北三州,徐渭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东西绝对不是寻常之物,凭借着他的眼光,根本无法看透棋盘的关键之处。

    在外界的人眼中,两人的身形犹如被定住了一般,紧接着就是一人一子,手若捏着那繁星一般,一点接着一点不断的坠落到棋盘之中。

    黑白棋子相互纠缠,杀成一片,此消彼长,大局之中,胜负繁复,不得定下最终结果,倒是能看出颇有些旗鼓相当。

    黑棋杀伐之气浓厚,动则入黑龙入海,搅动风雨,而那白棋犹如擎天石柱,顶天立地,仍有清风吹拂,我自纹丝不动,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局势渐入佳境,两人全身的大半力量也都融入到演天棋盘之中。

    徐渭一身都是神力,神力乃是有众生香火凝聚而成,众生即是天地,本质属于天地之力,而封太觉的一身都是法力,人法天,天法地,道法自然,法力从天地而生,更是一种天地之力,两者并无高下之分,有时有着本质差别,也相当于法士与天师法力品质的差距,亦或是九品小神和一品正神的神力品质差距一般,全看拥有者自身。

    对于徐渭来说,天师的法力品质不弱于他的八品神位的神力,再加上封太觉毕竟修炼一百多年,心性资质,手段都是非凡,神道随与天道更为亲近,不过他修炼的时日尚短,道行浅薄。

    一时间倒是僵持不下,心神疲惫,力量耗尽,却没有谁会选择先放弃,要是失败的下场比杀身之仇更为恐怖。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