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主,抓来的那个小娘子容貌尽毁。”

    一个瘦小身形的山寨杂役,一脸后怕的上前汇报。

    正在大殿之上,大口喝酒的寨主,顿时将酒碗给摔到底下,怒道:“怎么事?那小娘子可是心甘情愿被抓来,还没有她那个自杀的丫鬟刚烈。”

    “寨主正是如此,您就没有收走她的匕首,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在卧室里面讲脸上划了无数道口子,看着都渗人。”

    “落到我下山虎手中,还想和我玩。”满脸横肉的大汉一脸的不屑,“诸位兄弟,好酒好肉吃着喝着,我去驯服了那小娘子去去就来。”

    “寨主,好兴致。”

    “好口味,我听着那脸就头皮发麻。”

    “女人,脱下裤子,把等一关,不都一样。”

    “麻子脸,你说你自己吧。”

    下山虎离开,身后传来一阵的污言秽语,皆都是恶俗不堪。

    “去拿着我的手令到文师爷那里把白龙雪膏取来一盒。”

    “是。”

    看着手下离开,下山虎迈着步子朝着他的卧室前去,久在山中,看到一个女人就会眼冒绿光,更何况是哪一个肤若凝脂,身段如锦,妙不可及的美女,只是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下山虎都能有了反应,好不容易按耐住,准备慢慢品尝,何曾想竟然遇到这么一等事。

    一想到一张脸的面积,需要消耗的白龙雪膏就一脸的肉疼,那可是他好不容易从一个商队之中截获的灵药,平常受到轻点的外伤都不舍得用,一想到此处更是满脸恶狰狞,必定要让那小娘子好看。

    下山虎直接面色阴沉,看守在房屋外的两个手下都不敢作声。

    哐当一声响,木门哪里能够承受的住下山虎的暴力,顿时直接倒地,激起一片尘土。

    红色长裙的女子一只玉手紧紧的握着匕首,仿佛能给他带来安全感,一张面容早已经是不堪入目,一道道清晰的血痕,看着就让人生疼。也真亏这个女子能下的了这个狠手,不愿意受辱而已。

    “倒是有几分的血性。”下山虎看着这一幕语气也凝重了几分,不过随之轻蔑一笑,不论这女人到底想要怎么办,不过没有寻死,就能有的是办法炮制。

    “你不要过来。”

    “你都这样了,本大爷也没有兴趣。”

    红裙女子顿时送了一口气,面色复杂,终于能保证清白之身,却没想到下山虎身手敏捷,直接闪身从她的手中夺了匕首,将其一把推倒在地。

    这幅恶魔般的面荣,正是让人看来都害怕,哪里敢亲近半分。

    匕首直接被下山虎扔出大门,口中威胁道:“既然但是你没有选择和你的丫鬟一起赴死,那你就要接受接下来的日子,要是温柔体贴,或许还会多疼爱你一番,要是在不知抬举,整个猛虎寨不看面容,喜欢你这等小娘子的的人多的是。”

    红裙女子被吓得面色煞白,握着拳头,要不是心中的坚持,早就想寻死,想着天天念叨的沈郎,只想他能神兵天降,消灭这个恶魔。

    “寨主,白龙雪膏取来了。”矮小杂役一脸的谄媚,恭恭敬敬的献上一只木盒。

    “浪费我的灵药,真的该死。”

    下山虎又是气极怒骂了一句,还是讲盒子打开,一股奇异清香扑鼻而来,“这可是灵药,等闲伤势只要轻轻一抹就会伤势全无,到时候你也能恢复到雪白的皮肤。”

    红裙女子死死的咬着牙关,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这等山寨还有如此灵药,凡是灵药都是珍惜无比的存在,她在家中都不多见,没想到西北偏僻之地,还能见到。

    “越来越恶心,是你自己抹药还是我来。”下山虎还是将木盒放在了红裙女子的身旁,十分的嫌弃现在的红裙女子。

    看着灵药,红裙女子心如死灰,心中暗道:“沈郎,恐怕秀锦再也不能见到你了。”趁着下山虎转身的时刻,她看也不看那盒灵药,直接朝着旁边的柱子一头撞去,顿时就要出现一个香消玉殒的画面。

    绿儿魂魄的小手不停的挥舞,声嘶力竭的叫着,可惜的红裙女子丝毫没有反应,她根本就看不到,也听不到。

    砰地一声,秀锦直接感到头好似撞到棉花上面,顿时一个噗嗤,头晕乎乎的,身形不停朝后而去,被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给一把拉住。

    良久这才过神来。

    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下山虎等人都已经变成了一个个石人,露出一脸恐惧的表情。

    “小姐。”她也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唤声音,顿时两行热泪终于忍受不住,潸然落下,泪水触及到面部的血痕,顿时是一阵的刺痛。

    看着绿儿虚幻的身影,直接抱了一个空。

    “我已经死了,现在正是魂魄,多亏了这位公子,听到我的呼唤前来搭救小姐。”绿儿无奈的指着一旁的徐渭介绍到。

    “多谢,公子,小女子感恩不尽。”

    “举手之劳而已,说来也惭愧,之前还误会你了。”徐渭摸了摸下巴,有些怪异的说道,他也是亲眼见到此女的血性,不然不会这么快就现身相救。

    洪秀锦也是一个天资聪慧的女子,转念一想就明白徐渭话语之中的意思,更是愧对绿儿,可惜此刻绿儿已经身死,即使是万般的无奈,也是无法补偿。她倒是知道徐渭不是普通,定然是神通广大的修行者。

    不过能起死生的修行者,秀锦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遇到,而徐渭的脸也太过于年轻,不像是那么厉害的存在,也就没有直接开口让他救绿儿。

    “绿儿,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一意孤行带着你来白阳县,你和史老也不会死去。”

    两女很快都哭作泪人,徐渭还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举足无措,对于女人他的经验到手不多,尤其是这些小女人。

    “这位小姐,你还是将这药膏涂上,对你之后也是有着好处。你也不想之后都顶着这幅模样。”

    洪秀锦这才从伤心过神来,绿儿也在一旁劝慰着。

    白龙雪膏,果然不愧为外伤的灵药,徐渭都看到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的愈合,最后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徐渭也是抬手一道生机符朝着秀锦而去,最后的残留痕迹,在被徐渭激发生机之后都消失不见,召唤出一团水浮现在半空之中,秀锦会意,轻轻的擦拭了一番,果然露出了一张小家碧玉的脸,看着徐渭略带着一些娇羞,没有之前的大胆。

    干咳了两声,徐渭说道:“我带你离开这里前去白阳县,不过绿儿之后恐怕就不能跟随你了,你可明白。”

    “阴阳相隔,自然明白,绿儿能得到公子这等大能力的修行者照料,也是她的福气。”洪秀锦倒是看的开,知道跟随徐渭是对绿儿最好的安排,要不是徐渭她连看都看不到绿儿的身影。

    而她也是读过一些书,知道绿儿也无法前往白阳县城,光是那白阳县的法度,就能让孤魂野鬼魂飞魄散。

    “你明白就好,如此那便离开吧。”

    徐渭点了点头。

    “公子,你这么厉害,这群匪患作恶多端,你为何不一一除尽。”绿儿不满的说道,他见到徐渭轻轻一点,那看上去凶恶无比的下山虎都化为石人,自然明白徐渭的厉害之处,对于杀害她的山匪也是充满着仇恨,她本来有着大好的青春,没想到此刻却是迎来了晴天霹雳,要知道她才十六岁,正是豆冠年华。

    “人间之事,自有人间的法度,我等存在不可胡乱插手。”徐渭坦然言道,没有理会绿儿的不满。

    越是对神道参悟,徐渭越是明白,不能胡乱的造就杀孽,更不能胡乱的插手人事,神道高高在上,对一切众生都应该要一视同仁,这才是神道,人的一切因果罪孽只有死后才会被一一清算。

    九盘山匪患那么多,徐渭虽然有能力,但是也不会全都杀死,就算是修行者也不会去做,结下的因果那就大了去了,这些应该是大夏王朝军队的事情。

    世间好坏三言两语很难定论,要是一时间杀错了那又当如何,徐渭不是圣母,也不会选择当一个圣母。

    嫌弃洪秀锦的脚步慢,徐渭直接架起遁光裹着她赶路,百里的距离对于徐渭来说也是转瞬即道。

    白阳县三个大字出现在徐渭的面前。

    城门口也已经是人流攒动,好不热闹、

    “到了,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了,不过白阳县也是一个好去处,日后你和绿儿或许有相见的机会。”

    徐渭模棱两可的说道。

    “多谢公子,我知道公子不是凡人,定当不会在乎凡间的钱银,不过日好要来白阳县,可说出沈俊才的名字,我与他是亲近之人,定然有所厚报。”

    徐渭更加的怪异,没想到随便救了一个人,还能救到熟人的身上,洪秀锦要是真成了沈俊才的夫人,那日后打交道的机会不在少数。

    “听说过沈县令的大名,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夫人。”

    洪秀锦被说的俏脸一红,他们虽然定了终身,可是还未成家,此次也是她一意孤行前来,朱世杰也暗中照拂了一番,希望洪秀锦能劝服沈俊才到夏京。

    没想到的是竟然越到九盘山的匪患,还来了一个大屠杀,要知朱世杰在此的时候,九盘山的匪患可是迎来了一次重击,西北军也死伤不少人,没想到来年刚过,匪患又起来了。

    告别洪秀锦,徐渭将绿儿也收到山神印之中,重新到九盘山,他一番推演,对那金属矿脉已经有所了解。

    埋藏极深,不过也有一部分裸露在地表,被发现开采了一部分,气机就在那里泄露出去,一探查就知道,就是不明白那金属矿脉的母石究竟在何处,还要一一探查。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