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修平!!!”

    “白无常,你这只老鼠,本尊终于抓到你了。”

    “何以见得。”

    白无常十分的不屑,他的本命神术就是行走阴阳,万不得已可以到九幽之中躲藏,之前史带着朱莽那一个拖油瓶,才会选择朝着白云山而来。

    十八鬼将皆都是凡间武士打扮,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不过十八人的气息相连,围绕在一起,周围的气息都被锁定,对白无常的压迫力也不小。

    “还敢嘴硬。”洪修平哼了一声,就发现朱莽不见踪迹,细细感应才知道朝着一个反应疾驰而去,“原来如此,那个小子还想逃走,杀死我的后代,必定要血债血偿。”

    “不必废话,试一试手段。”

    白无常深知要给朱莽拖延时间,不然任何一个鬼将追上去,朱莽必然殒命,也就白费了他这么一番心机。

    手中突然出现一道打魂鞭,神光熠熠,一出现,就对一众鬼物产生一些压迫,内心就好似遇到克制之物,躁动不安。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从什么地方学会这些手段。”

    “哼,等你死后自然知道。”

    “魂飞魄散。”

    一道鞭影朝着十八鬼将的身躯而去,一道鞭影化为十八道击打在十八鬼将的胸口,每一道都蕴含着破灭魂魄的力量。

    这么一下,十八鬼将浑身的气息都弱了三分,本能之下,对于那道鞭子更为的恐惧。

    “大胆。”

    洪修平有些心疼,怒吼着。

    白无常这么一下别看简单,也是耗费了他大半神力,就是想要来一个措手不及,见此十八鬼将封锁的地域露出缝隙,不再像是之前那般圆满,根本无法直接突围而出,也是送了一口气。

    “幽冥鬼手。”

    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朝着白无常的身躯抓去,好似要将白无常给直接抓爆一般。

    “分魂。”

    白无常的气机变得不可锁定,变幻出三个身躯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就连洪修平天师的眼光都看不出真假之分。

    幽冥鬼手只好选择一个身躯抓爆,没想到是一个假身,直接化为一道阴气,消散在空气之中。

    “鬼王!”

    虚空之中的矮小鬼王,突然狰狞的笑着,张开嘴巴,轻轻的哼唱,一道道听不懂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声音好似有着生命一般,都朝着白无常的耳旁钻去,顿时一道身影承受不住消散在空气之中。

    “索命鬼音。”

    白无常冷漠的吐露出四个字,这种手段他在鬼冥宗也见识过,只有鬼王才能对付的了他。

    “好见识,看来你在我鬼冥宗学到不少。”

    “缚魂手。”

    五根手指从洪修平的手中伸出,顿时化为一道道长影朝着白无常的身躯而去,转瞬间就将他的身躯个束缚住,那一道白色的身影上都了一道黑色的痕迹,还在不断的缩小,接触的地方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竟然能伤害到我的神体。”

    白无常面色难看,他的神体是九幽神体,品阶丝毫不弱于徐渭,更是在其上,拥有的秘密就算是他自己都不可全数参悟而出。此刻只能感叹,天师能动用天地之力,和普通的修行者果然不同。

    “还敢嘴硬,区区鬼物,而已。”

    白无常闭着双眼,观想自身,顿时周身发出毫光,那缚魂手指犹如冰雪一般被融化,丝毫黑点都没有再白无常身上留下痕迹,一切都恢复如初。

    一道疾驰的黑影飞快的闪过,从白无常的身躯穿过,那矮小鬼王的一只手爪虚脱着,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脑袋不明所以。

    不过这么一下也对白无常的身躯产生重击,他本身就是虚实转换的大行家,没想到这矮小鬼王出手这么狠辣,直接掏心,一般拥有实体的存在都会被直接掏心毁灭生机而亡。

    “阴险!”

    “竟然还有力气,看来对立的伤害不过。”洪修平也是一脸的平静,继续吩咐道:“十八鬼将去追击朱莽,生死勿轮。”

    此刻也从口袋之中掏出一古朴灯盏,颇有些肉疼在另外一个水晶瓶之中倒出一些黑色的液体,顿时那古朴灯盏上面就冒出碧绿色的灯火。

    “去。”

    灯火化为一条龙形,朝着白无常呼啸而去,顿时他整个身形不稳,被卷入到灯盏之中,化为一小小身影。

    而他的周围都是哪一种碧绿色的火焰,只要沾染上一点都疼痛难忍,只好使用神力隔开,不过神力的屏障也在不停的缩小,这种碧绿色的火焰很明显是一种天地奇异火焰,炼化魂体无往不利。

    “破魂神光。”

    “虚实转换,真身出行。”

    “满月鬼手。”

    周围都成了一种阵势,白无常就被困在其中,尝试了一番手段都无法冲出去。

    难道真的要跑到九幽之中,九幽之地处于一种不知名的维度,就算是在这种阵势之中,白无常还是能感应到九幽之地对他的召唤。

    “外面有动静。”

    白无常本想直接去九幽之地,再想机会出来,没想到突然察觉到一些外界的异常,就算是鬼冥灯对他束缚都减少了几分,明显是洪修平投入的法力受到干扰,没有之前的充裕,火苗都虚幻了几分。

    “怪得不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原来是有着帮手。”洪修平阴阳怪气的对着一个角落说道,“出来吧,难道还要我请你。”

    天师境界的修行者,感应能力都是超过普通人,外面一场大战,封太觉自然被惊动,也暗中出来查看,没想到被发现。

    “我说是个误会你信吗?”

    “你说我会信吗?一个身受重伤的天师,阴神可是大补之物。”

    洪修平再次张开法眼打量,欣喜不已,此人虽是天师境界的修行者,可是肉身之中带着一丝死气,实力肯定受到了影响。

    “大胆,区区一个阴鬼的修行者,竟然敢威胁本尊,即使本尊受伤,也不是你等魑魅魍魉可以欺辱。”

    “东南剑宗,封太觉请赐教。”

    封太觉抬手,手中出现一道虚幻的剑光,即使没有了无量剑,他领悟了数百年的无量剑意还在,实力只是弱了三成。

    “封太觉!!!”

    洪修平也是听说过大夏一些有名天师的名讳,其中封太觉就在其中,两者的实力也是相差很远,不过此刻他倒是不相信面前的人士封太觉,无论是从他知道的外貌形态,还是气息实力都有所不同。

    “竟然敢胡乱的冒充,吃我一记幽冥鬼手。”

    “剑入海,剑如龙。”

    “龙归大海,剑拜苍天。”

    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剑光从封太觉手中而出,联合在一起化为龙形,周身有着大海咆哮的气息,而封太觉的身形也在空中不断的闪烁着,行走的是剑步,也如剑光那般快。

    洪修平根本无法锁定封太觉身子的气息,只好转而对付那一道剑龙,威视不凡,此刻他才终于有些相信,此人是东南剑宗的无量剑封太觉,任何事物都可造假,唯有这神通手段丝毫造假不能。

    “鬼王吞天。”

    矮小鬼王嘿嘿笑道,摸了摸肚皮,在月光下疯狂的涨大,比之剑光丝毫不差,顿时张口大口,产生无尽的吸引之力,将剑形巨龙吸入其中。

    顿时好似吃撑了一般,如同一个皮球一般在空中不停的乱撞着。

    两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剑光化龙已经是封太觉最后的手段,也耗费了大半的法力,才能化为龙形,而那鬼王更是洪修平安身立命的存在,也是不能轻易的受到损伤,两者都如同被废除了一般。

    “一剑分化,三才剑阵。”

    封太觉咬了咬牙再上,残留的法力虚幻出两道法身,形成剑阵朝着洪修平而去,一般他是不会用着手段,这种手段全是用来防守,他现在只能期望那道剑龙能将鬼王重创。

    如今他落魄至此,更是不想让人将消息传出,到时候昔日的仇家都会一一找上门来,眼中的杀机更甚。

    两人皆都是果断之人,役鬼一脉的修士,像来是比同辈之人多了一份手段,洪修平本身可是天师境界,修为是半点做不得假。

    一道幽冥百鬼图从他的衣袍之中出现,迎风就张,化为一人高的图卷被他举在身前,口中道:“号令百鬼,生啖面前之人的血肉。”

    除却剑修之外,大多数的修行者都有着好几件法器护身,不像是剑修除却一柄剑外,身无长物。

    阴风阵阵,狂风怒吼,平静的大地深处开始沸腾起来,无数的阴魂厉鬼被幽冥百鬼图牵引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三才剑阵用以防守,生生不息,最适合此刻法力不多的封太觉。

    轰隆隆!!!

    滋滋呲呲,一道裂缝出现在鬼冥灯之上,灯火也出现一大片的空白之处,洪修平分身无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无常从中钻出。

    白无常看着此刻的场景,有些怪异,他对封太觉是丝毫没有印象,不知为何会前来救他,还是拱手说道:“多谢这位修士,仗义出手,吾乃是白云山神麾下白无常神君,日后必有后报。”

    刚刚还在心神合一,维护三才剑阵防守的封太觉,突然一口老血喷出,眼中都要冒出怒火,死死的盯着白无常,弄得白无常是一阵的莫名其妙。

    “抱歉,我有一位手下在被这位天师的麾下鬼将追杀,我要赶紧前去支援,定会速速来。”

    白无常也是十分的担忧朱莽的情况,他被困在鬼冥灯之中也有一段时间,不知那十八鬼将有没有追上朱莽,好在之前他耗费大力气将十八鬼将打伤,他们的实力衰减,自然速度也会收到影响。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