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韩王,我军神通境界一下将领接连被刺杀,军中的中下层将领损失惨重,如今除却丹阳军之外,各处的守备军全都不稳。”

    一个武道神通级别的高手,一脸担忧的汇报道。

    “怎么回事这样?”

    韩王平弘毅闻此,大惊,他还沉浸在与徐渭合作,灭了大夏之后,再寻找机会扩张自身,摆脱如今的徐渭对他这一方的压制。

    却是没有想到闻此噩耗,猝不及防。

    “还有,我等派出在边境巡逻的一些小队也接连遭受到暗算,而大楚一番,边境之处,也有所异动。”

    那将领继续说道,此人乃是韩王的左膀右臂,名为肖虎,一身勇猛之力,堪比猛虎,军中搏杀,本事大夏将领,得到韩王相助,突破到武道神通境界,直接杀了前将领,选择归顺。

    一身实力在韩王麾下也是不俗,不同与一般的武道神通境界的武者。

    那烘炉宗交于平弘毅的功法典籍,可是毫不吝啬的赏赐下去。

    烘炉宗的天师高人不擅长战场杀伐,给与的帮助也多是在后勤丹药一番。

    自无名老者出山,惩治那流波潭水神欧阳宏图之后,烘炉宗腹地的火焰山地火之神也变得规矩许多。

    两者相加,更是让人很快便是猜出了是什么样的情况。

    “此未知的势力恐怕就是大楚一方,难道是那楚王徐渭一方面假意与我等联合灭夏,一方面暗度陈仓,想要攻我等一个不备。”

    韩王麾下受损,消息闭塞,受到最大好处的便是楚方。

    肖虎的分析简直说道了平弘毅的心头之上,顿时产生了警惕之心,不过时间之上也来的太过于巧合,再来那信使还在等着他回复。

    要说两地相聚不远,也不用让一个天师高手专门留下等待,而且天师级别的高手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死伤一个,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是一个大的损失。

    “派人去查,看看大楚一方的兵员调动如何,边境各处的守军是否增加,再来让军中严密布控,中层将领与士兵同住一段时日,抓住几个活的刺客,从他们的口中知晓一些消息。”

    韩王平弘毅立刻吩咐下去,也是紧皱眉头。

    收到来信之后,他的态度不明,也未曾去见过信使,如今也到时候该去见了一见。

    此地发生的事情只是整个大夏四十九州各地的一个缩影,大夏龙卫疯狂了,无数的暗杀手段不断的涌现而出,就是针对各王的态度。

    无数的刺杀,挑拨,虚假的信息情报,甚至于边境之处某领地平民村落的大屠杀,都在可以的刺动着各王的神经。

    只是阴谋,随着不断的汇聚下去,也成了堂堂正正的阳谋。

    “有意思?”

    徐渭看着一份份王者的来信,大多都有意向,不过此事,调动颇大,很多军队的调动需要经过各王的领土,才能在一地汇聚到中州天玄关。

    要是中间有个差错,有一个王者想要违背盟友,暗中偷袭一王者的腹地,便是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八王聚天玄一事,便是落得一个失败的结局,除了韩王之外,几王都有意向,也都表明了想要汇聚一堂,商谈一番。

    泰山自古以来就是封禅之地,象征着尊贵无双,更为难得是蕴含着一缕帝皇龙气,不太适合修行者存在,倒是一个清净之地。

    诸王属意的位置便是泰山想谈论,至于时间也会接着商谈。

    徐渭也十分的心动,他用了各种手段去削弱大夏,如今天机晦涩,他也不知道姬晨如今是什么的情况,太过于平静了,而暴风雨之前永远是平静的。

    他虽然不畏惧变数,不过变数要是出现,也会干扰他的计划,拖延时间。

    天机术要是推演天下大势,自然受到龙气的影响,所得甚少,不过要是推演天幕的变化,倒是轻而易举,天幕越发的不稳,破碎在即。

    手下的众多高手投靠,其中不乏元婴天师,新投靠的三位元婴天师更是所知甚多,也告诉了徐渭一部分天幕的事情。

    天幕乃是上古人族初立,修行还不完善,只有少数的异人掌握了羸弱的神通,面对天下诸族毫无抵抗之力,最早出现的不是炼气士,还是从蛮荒之中诞生的巫。

    巫通晓天地,祭祀天地,也是最早的香火之道,更是演变出祖灵之法,便是有着巫术的存在,诡异之际。

    建立了人族的第一王朝,巫王朝,不过学巫之人也受到某种诅咒,好似寿命不长,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更是有着外敌入侵。

    而人族内部从第一王朝建立之后,也开始研究神通法术,最早的炼气术便是开始诞生,内忧外患之下,人族第一王朝巫王朝分离崩析。

    残余巫为了人族,用了某种玄奇的巫术,建立了天幕。

    天幕的作用之一,便是隔绝异族,削弱异族,异族要是来到天幕之中,便是天地都是他的敌人,天地灵气都不得吸取一分,而天幕存在更是诡异,几乎很难被破坏,一直存在。

    而天幕的另外的一个作用,便是使得天幕之下,人族之地,人死后还有阴魂存在,不会很快的消散在天地之中,阴魂七日后,化为鬼,之后被煞气浸染化为厉鬼,鬼王等等。

    而人间的阴魂诞生与阳间凡人交汇撞击之中,使得大地充满着煞气,而诞生的力量便是天幕的补充,这便是天幕能够一直存在的原因之一。

    天幕之外,可是没有那么多的阴魂,一方面因为其与种族都没有人族的灵魂特殊,另外一方面,外界的天地也不适合阴魂的生存。

    只有人族之地,乃是特殊。

    如今大战不停,天幕想必也会不稳,按照原先的推算,不会在这么一次王朝更替开启伐州之战,不过此世界原先的演变轨迹已经被徐渭改的乱七八糟,谁也不知道伐州之战会不会开启。

    若没有统一的王朝,那么伐州之战,人族的情况堪忧。

    以往有上古九仙,都在暗中布局,甚至有时候亲自下手,保证在伐州之战前完成人族一统,毕竟伐州之战才开启三次。

    如今上古九仙被执掌生死簿的徐幽胁迫,不敢轻易的入人间,上古九仙一人未曾成仙,超脱,一日便是要受到生死簿的钳制。

    对于这等苟活世间的生灵,而且寿数远远的超过了生死簿之中记载的寿数,可想而知,对于阴间来说是拥有多大的罪孽,好在上古九仙毕竟执掌人族的气运,得人族的气运庇佑,不会轻易的陨落,寿数更是无穷无尽、

    徐渭此刻心中生出担忧,正是对天幕之战之后的担忧,而眼前便是这莫名其妙的刺伤等等边境之事。

    徐渭也见过平弘毅,乃是文道培养而出的士子,一身书卷气,更兼修武道手段,烘炉宗乃是医道出生,讲究是治世之道,而文道也讲究治世,那平弘毅以弘毅为名,自然是走的是堂皇仁道。

    这些事情就不像是平弘毅所谓,而且平弘毅也似乎没有这么一个胆子敢以卵击石,这种刺杀的手段,底蕴要求也不低,诸王之中,恐怕只有号称明王的武明空才有这个底蕴培养出死士之流。

    毕竟武明空的背后是武州武王,作为一个从上一个王朝征战下来的神话,谁也不知道神武军究竟是何等庞大的规模。

    昔日惊鸿一瞥,徐渭也见识到神武军的组织严密,在曾经被法度威压之下的夏京还能保持信息的畅通。

    除此之外,便是大夏一方,不得不防。

    徐渭一念头至此,便是也立刻安排让人去打探其余诸王边境之事,是不是比之往常多了许多的刀兵。

    全盘接受了月神宫的世俗势力,还有九幽精英,还有自身发展的世俗势力,全都归一之后,也发展出一股不弱的暗势力,情报等等也渗透到了各处。

    其中尤其是九幽精英,借尸还魂的存在的身份,天然就是保护伞,谁也不知道天下各处的一个个将死之人,突然崛起的背后,竟然是九幽作怪。

    九幽精英随着自身的发展,徐渭没到一处,必有九幽精英来投,根据九幽印记,徐渭也能轻易的找到那些人,一方面带回本部培养,一方面便是安插在各处,做一些情报方面的工作是易如反掌。

    来此现代的徐渭自然明白什么是信息为王,当然此番世界的个人武力太过于强大,足够改变一切,好比前世的世界‘核’平一般,此番,则需审时度势,顺应世界变化。

    一方面等待着消息,一方面也在做些准备。

    有些人看不透是蠢材,有些人看的透是英才,有些人看透却不看透是雄才,此番边境摩擦,徐渭虽然有着七八成的把握是大夏的计策,不过却是不知道诸位会如何选择。

    “何从选择,就看这些人如何选择?”

    徐渭低语了一声,便是闭目不语,他的手心五指生出五行雷灭的变化,乃是他参悟许久的杀招,不会轻易的现世,乃是底牌之一,不过徐渭也猜测,这诸法之中号称第一的雷法究竟第一次面世是什么时候。

    暂且不语。

    西南之地

    平弘毅的宫殿乃是之前的一位侯爷的府邸改造而来,颇为奢华,糜烂,如今却是淡雅许多。

    至于原先的大夏侯爷,自然不用多说,身死异处。

    韩王见过大楚信使寒宣天师之后,便是面色镇静了许多。

    不久之后,寒宣天师便是孤身一人出了宫殿,走出城外,便是驾着遁光朝着大楚天门关而去。

    “寒宣天师带着我的信件,让开一条直通中州的道路,以表示诚意,也有几府之地暴露在外,就不知道他舍不舍得。”

    平弘毅选择的方式,便是让徐渭让开一条道路开来,让他的商队能与外界的沟通,不过让出一条道路,也是让出了一处重要关卡,舍得之中,十分难料。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