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商讨。

    徐渭也知晓了南王不知道从何处弄到了一部分藤甲兵的炼制之法,战力强大,不过还未成体系。

    两人也建立了完善的攻击计划。

    以止水为名,祭祀九鼎的名义,朝着南州进发。

    南州的水系发达,九鼎之一也落于此地,有扛鼎力士吴胜落鼎,平水系暴动。

    而九鼎立,并不代表万无一失,若是无人道意念不断加持其中,也是无法发挥强大的作用,便是有着祭祀之礼,唯有祭祀归心,九鼎方能长久而立。

    徐渭炼制之时,也使用了神道的法门,所以集合了仙神两道的炼制之法,才能炼制出这等人道神器。

    扛鼎力士不仅仅有着扛鼎落于九地的职责,也是有着守护的责任。

    如今各地都在准备着祭祀九鼎的礼仪,这九鼎乃是天下人瞩目的大事,不会有任何人阻拦,反而众生皆助力,使得九鼎稳固,天下水系长治久安。

    无论王权如何,天下的百姓,世家还要过活,所谓天下兴百姓苦,天下亡百姓苦也是如此的道理。

    而此次南地祭祀,为了保证安稳进行,也是为了祈福,谋划人道功德,增强自身的气运,这等好事,不会有人选择错过。

    而祭祀自然要调兵遣将,南王将所有的军队汇聚一堂,断然想不到南守候选择直接反叛,徐渭与南守候的关系,南王虽然能够猜测到一些,断然不会想到拥有百万大军的南守候会这么简单的选择臣服。

    泰山之上

    简修一接近便是感受到一股不同的气息正在山腰之处酝酿,本身就是有名的大山,以重,稳,闻名与天下。

    “封神榜果然在此处,更是有着各道强横的气息。”简修自言自语道,他虽然实力未曾强大许多,不过毕竟躲过了一次及劫难,与仙更为接近,对于各种气息的感应更上一层楼。

    他也接近全力的掩饰自身的气机,五行大遁,身化五行,消失于无形之中。

    一座先搭建的五彩泥台,闪烁五色斑斓之光芒。

    那封神榜被高高悬挂在其上,而那闻克盘膝坐在一旁,手掐着印诀。

    此刻各宗的元婴天师全都准备待续,手持神印碎片,带着无尽的渴望。

    具宗派之力,无尽的灵材宝物汇聚与一堂,化为五彩泥台,为封神之台,与大地相交。

    “闻天师,如何?”

    “诸位元婴天师出世,沾染尘世,寿元消耗迅速。”

    “还请迅速行事。”

    各大宗门之人都暗中焦急,出世的各位元婴天师即是寿元将近,想要一搏封神之人,也是功德深厚之人。

    修行之人,平日也会行走天下,积攒外功。

    各大宗门之中,这些元婴天师都是千挑万选从中选出,借用神印碎片,封神榜,提前谋划封神之事。

    神道大兴,不可阻拦,乃是天机昭明,各大仙宗也需要能够抵抗九仙宗的终极力量,不然伐州之战开启,都无争夺权柄之力。

    天幕之下,九仙横空与世,镇压万年,众生不得超脱。

    闻克皱了皱眉头,他刚刚通过封神榜感应到一缕别样的气息,再细细的感应,便是再无其余的气息,好似是错觉一般。

    如今的泰山封神台之上,往来的都是人间几大宗派之人,凝聚了人间的顶尖势力,料想也没有不开眼的前来。

    此处境地,凡人军队根本就无法涉足其中。

    “封神之事,准备就绪。”

    听闻此话,众人都露出大喜之色。

    闻克起身,一挥衣袖,一道法力打在了封神榜之上,封神榜发出万丈毫光,一瞬间,便是将周围的阵法,禁制等等冲破,与天地相交,荣不得封锁天地。

    毫光越发的黯淡,不断的下降。

    “贫道钱江闻克,时逢乱世,执掌封神榜,今日遇有功有德之人,当为神灵。”

    闻克法力不断的涌出,口中也轻轻的喝道。

    人群之中走出七人,各个都是元婴天师之身,此刻的身躯都能看出苍老之感,即将行将就木。

    “神名当录入名册。”

    “谢英勋,酆文石,全宏儒,欧阳弘图,时文耀,松馨香,”

    闻克以指带笔,沟通匍匐在地的六人的气息,更是有着功德被牵引,落于封神榜之上。

    未到大功而成,提前封神,乃是要承担很多压力,闻克也不见得多么的轻松。

    此六人分别是无极宗,龙虎宗,飞仙宗,流云宗,烘炉宗,月神宫的前辈。

    一笔一划,六人拖着神印的碎片,一股股气机相互纠缠,整个五彩泥台之上,都不断的散发出恐怖无比的气息。

    神印的碎片随着一笔一划的落下,变得愈发的圆满,逐渐化为完整的神印,而六人的灵体也变得越发的虚幻。

    他们本身就是灵体,倒是不用斩去肉身,身死成神,灵体要是身死,可是连魂魄都没有,只有一点真灵投入到虚空之中。

    众人的期待的目光下,封神榜上出了第一个完整的名字,在封神榜之上,属于偏角的位置,乃是一个小神之位。

    这些闻克早有所言明,此次封神,最强不会超过七品神灵,最多相当于柏清。

    七品神灵在神域的范围之类,神灵充裕,便是相当于一个天仙境界,不可抵挡,乃是六宗用来抵抗九仙最后的地盘。

    神道重视香火,六宗早就划分了地盘,供奉神灵和人间的王道虽有冲突,不过很小,毕竟九幽神灵在前,人间对于阴间之道,广为流传。

    “谢英勋,昔无极宗门人,寿一千三百八十年,行走人间,救死扶伤,功德无量,当为神灵,今册封与四象山山神一职,管辖一方。”

    谢英勋的灵体直接钻入到神印之中,在此冒出,浑身金光,手托神印,气息大为不一样。

    “小神领旨,今日归位。”

    化为一道流光,朝着东方飞去,正是属于无极宗四象山的位置。

    原来属于无极宗的山门,一些弟子看到一道流光飞入,落入大山之中,正当疑惑,突见一处山脉之中,出现了一座神庙。

    无极宗的高层,立刻让人上前朝拜,也朝着无极宗管辖的区域,散播神名,建立神庙。

    “酆文石,昔日龙虎宗门人,寿八百一十三,功德无量,当为神灵,今日册封为龙虎山山神一职,管辖一方。”

    “全宏儒飞仙宗飞仙山山神。”

    “欧阳宏图流云宗八百里流波潭水神。”

    “时文曜烘炉宗火焰山地火之神。”

    “松馨香月神宫丽江水神。”

    各宗神灵化为流光消失在大地的各处,而那闻克也是面色的惨白,好在有着神印为根基,不然就算有着封神榜也是无法封神,借助五彩泥台之力,他也是消耗很多,好似冥冥之中一种命数消散了很多,让他十分的惶恐。

    剩余各宗之人,都是当代宗主之流,包括叶一剑,九窍道人,无极宗主,白素,宋玉,龙虎道人。

    诸位都是当世顶尖的天师高手,几乎修行到了顶峰,目前的唯一的道途便是转化法力为仙力,不过路途漫长,寿元未到,他们也不想转化仙力,仙力虽然强大,不过未曾圆满的仙力反而有着很多的限制。

    最为著名的便是那一句,仙不临凡尘,纵有千年寿数,落于人间,也是百不存一。

    如何之世,神道显示,各凡俗宗派也都是野心勃勃,各有谋划,欲要上问九仙,何为仙。

    力量是根本,若是没有力量,就会如同万年以来一样,他们都是

    “闻克天师,此番如此顺利,还是多谢你了。这执掌封神榜之人,身份何等的尊贵,日后定然是受到众仙神尊重。”

    宋玉如同一个翩翩公子,手持折扇,不断的摇晃。

    “谬赞了,执掌封神榜者,不可自封为神,如今仙道晦涩,后路不见,仙道,神道,两道何轻何贵,哎。”

    闻克执掌封神榜之后,也得到一部分封神榜的信息,上面也记录神道公正,封神榜执掌之人不能自封为神,这乃是神道铁律。

    “不知道长之后如何打算?”

    “盘膝在此,静静参悟神道,直至封神之战结束。”

    闻克无悲无喜,此次封神,他对神道的参悟更上一层楼,越发觉得不止那么的简单。

    手持封神榜,无论封神之战如何,他的地位都不会变,说到此处,闻克看先众人的目光略带着一些的戏谑,这些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夺走封神榜,可惜的是毫无办法,封神榜已经认定了首先得到封神榜的两人,闻克和简修,两人的一缕的气机落于榜单落款之处,无可更改。

    在他看来,如今的简修修为被废,只能在那肮脏的牢房之中等死,天下舍他其谁。

    天下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即使以闻克的自信,也不敢轻易的涉足其中,搞不好一个不幸便死了。

    “我等便不叨扰道长。”

    宋玉等人都心满意足,为宗派多了一位神灵,神与仙同修,相互依存,扶持,定然能够更加的兴盛。

    一一挥手道别,化为流光而去。

    片刻后,诺大的泰山平台之上,只剩下一人。

    “神道不是你们想的那般简单,神灵也是有所不同的。”

    闻克摇了摇头,他们这些人只是知晓封神之后便是神灵,或有所属不同,香火旺盛,则力量不同,却是不明白阶位的厉害。

    封神榜之中关于位阶的信息也是不详,不过闻克也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一些上等的神灵封神要求极为苛刻,不是简单可以想象。

    “从今日后,现世的神灵不在少数,各方最后剩余的白云山神的神印的碎片恐怕也会迫不及待的处理。只不过,再想寻我来封神,一些功法典籍,天材地宝恐怕少不了。”

    闻克也是看的通透,修行艰难,法力的积累也是艰难,天师境界的修行天材地宝还是不可或缺的。

    此番六大宗派出动观天镜,这才搜寻到简修的踪迹,不知这等上古的异宝不知道还有多少,这些宗门的底蕴当真是深厚无比。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零三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